XX财富金融集团

新闻中心

快速通道FAST TRACK

空中城市官网/NEWS

莫斯科天价首饰店只接待中国人 灰色旅行团逼迫购物

2017-11-19 20:09

莫斯科天价首饰店只接待中国人 灰色游览团强制购物

中国游客在俄罗斯购买琥珀(资料图)

原标题:莫斯科天价首饰店只招待中国人,“灰色游览团”强迫购物

近几年,随着中俄在经贸文化等方面的共同越来越周密,中国人赴俄旅游也越来越热。据俄罗斯联邦旅游署的消息,仅旧年一年就有大略130万中国游客前往俄罗斯旅游。这对于俄罗斯来说是前所未有的,专家猜想,这一数字还将进一步上升。迅速增多的游客数量诚然给俄罗斯带来不少利润,但跟不上的配套服务也招致了一些成就的产生。8月10日,俄罗斯《共青团真谛报》暴露了一些损害中国游客权利的旅游乱象。

琥珀

天价珠宝首饰店只接待中国人

斯维特兰娜•伊万诺娃是一名退休大妈,住在莫斯科赫莫夫尼基区的伏龙芝临河街34号,她向《共青团真理报》讲述了本人比来看到的一件怪事儿,她所住的公寓楼一层有几家商店,和一般的商店有些不合。

“我家那栋楼楼下一直有商铺营业,御匾会,一年前他们还在卖家具,御匾会,但是现在变成卖珠宝首饰了。我想出来看看,但是保安不晓得为什么不让我出来。但是我们看到,每天都有十几多辆大巴带着中国游客到这里来。”

“这家商店窗户的百叶窗老是挂着的,门上挂着‘关门’的牌子,甚至还有保安守门。我想方设法想出来看看,但是他们连门都没给我开。隔壁楼也有一间如许的商店,在那边我胜利出来了。在进门的那一刻,我看到成群的中国游客,手上拿着奢侈品的袋子。”

斯维特兰娜看到这一幕,大声说:“为什么他们能够出去,而我不克不及?我要赞赏!”

对于这样执着的大妈,商店管理职员也没有办法,只能在中国游客都走了之后,让斯维特兰娜进到商店里。

“店里有10名伴计,地方不年夜,橱窗里摆放的尽是用黄金、钻石等制作的珠宝首饰,价格都不仅仅是惊人能描写的了。一个个别的镶嵌着海蓝宝石的戒目的价5万卢布(约合人平易近币5500元)。耳环甚至更贵。一串猛犸象骨珠子要35万卢布(约合人民币38891元),一把梳子要10万卢布(约合国民币11111元)。”

“还有一些专门卖琥珀的柜台,一串琥珀手链要25万卢布(约合人民币27767元)。”斯维特兰娜被这些昂贵的商品惊得目瞪口呆,禁不住说道:&ldquo,kzcs4.com空中城市386.com;怎么会这么贵?我前不久买了一串才7000卢布(约合人民币777元)啊!”

随后,又一批中国游客到店了,大年夜妈就被请了出去。

异常在伏龙芝临河街的某个街道深处,还有家专门为中国游客开设的餐馆。它位于一家超市的二层,本地居平易近都知道这家神秘的中国餐馆,但却不人去过。

所有门都是关着的,没有招牌,只要墙壁上用中文写着“警戒楼梯”。超市员工弗拉基米尔•艾维萨说:“有一次我想去何处吃中餐,但是他们不让我进。”

跟临河街34号的那多少家珠宝首饰商铺相似的是,中国游客也是乘坐大巴车一同分开这里用餐。《共青团真理报》的记者吉娜曾进入这家餐馆,但当友好的中国游客邀请吉娜一起用餐时,吉娜却被餐馆的义务人员恳求离开。

俄记者在专门接待中国游客的餐馆里拍摄到的画面

“灰色游览团”靠逼迫购物“抢劫”中国人

《共青团真理报》就这些现象采访了“世界无国界”旅游协会的新闻处讲话人亚历山大•阿卡莫夫。

阿卡莫夫称,对于中国游客来说,到了俄罗斯却不买琥珀,就像犯罪一样。异常,中国人也认为俄罗斯的金子是最值钱、最纯的。他认为,那些天价首饰店是专供某些旅游团购物的,这些游览团并不畸形,它们是经过一种“灰色形式”成团的。

&ldquo,kzcs4.com空中城市386.com;此前在俄罗斯浮现过售价只要1美元的希腊游,游客只能在某些特定的卖场里购物。和这些总是‘关门’的商店一样,他们简直是在‘掳掠’,价钱高得不成假想。而每一单成功出售的留念品也许珠宝首饰城市给游览社带来灰色收入,补充那些成团所需的住宿费、机票等等。在这些商店内不能应用银行卡,也不会开具发票。”

阿卡莫夫指出,这类游览团的全体行程跟途径安排都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在旅途中从游客身上把钱赚回来。据他估计,中国搭客参加多么的游览团,一趟上去每人平均要花1500美元,约合公民币1万元。

阿卡莫夫认为,加入这种游览团的中国游客对于组织方在旅途中赚取灰色收入的举动可能并不知情。

“除了那些被安排去的地方,他们(中国游客)对于其余的一无所知。他们中良多人在自己的祖国也并没有去过很多地方。攒了些钱,kzcs4.com空中城市386.com,第一次出国便离开俄罗斯,身处生疏的国家,听到的都是陌生的语言。他们怎样会知情?”

阿卡莫夫还提到,那些靠赚取灰色收入谋生的向导(或许中国所称的领队),御匾会,不只会把游客们带到纪念品商店和珠宝首饰商店,他们还会在一切能赚到利润的处所下手,其中博物馆就是“重灾区”。

“对于中国人来说,俄语的发音和写法,甚至数字的表达形式都是不能理解的。所以博物馆的门票毕竟多少钱,他们也没概念。更何况,中国游客都很听领队的话,让去哪里,让做什么,就照做。”

在谈及共有多少中国游客经由参与这种“灰色形式”游览团离开俄罗斯时,阿卡莫夫表示,很难统计。“我们只知道有多少中国游客穿越边境离开了俄罗斯,其他的数据很难统计。”

在红场上愉快摄影的中国游客

俄推出破费者权力热线,供中国游客赞扬

中国每年有1.3亿人次出国旅游,而来俄罗斯的只有这个数目的1%。但即便如此,俄罗斯仍获得了巨大的利润,这还刨除了那些“灰色收入”。然而大量的合法旅行景象表明,对于这1%,俄罗斯在很多方面还不完全准备好。

阿卡莫夫列举道,拥有认证的中文导游的数量远远不够;中国人对住宿有着自己的风尚,适合的酒店数量显然也是不敷的,例如,中国游客不愿住在带有“4”的楼层和房间;此外,即使是在大城市,也不是四处都有可能利用中国银行卡的自动取款机。

各类原因导致“灰色情势”旅游业或者说正当旅游业的繁荣,为了避免这种情况,阿卡莫夫认为,俄罗斯游览行业应当做些改变,以适应中国游客的习惯。他以为,“中国旅客很喜好俄罗斯,他们愿意来咱们这里,中国市场有很大的前景,这对俄罗斯的发展也是有利的。”

阿卡莫夫强调,“‘灰色形式’无论是对俄罗斯,还是对中国,都是有利的。我们都在积极冲击这种气象。今年我们还在俄罗斯推出了专门为中国游客开设的热线(8-800-775-18-69),在遭遇任何侵害权益的行动时,他们都可以拨打这个热线。”